你的位置:神馬網 > 科学 > 宋缺-武俠小說《大唐雙龍傳》中人物

宋缺-武俠小說《大唐雙龍傳》中人物

時間:2022-04-26 09:20瀏覽次數:116
宋缺,武俠小說《大唐雙龍傳》中人物,人稱「天刀」,嶺南「宋閥」閥主,「天下第一刀手」,武功、兵法雙絕的一代宗師,極爲支持漢人血統,並且希冀完成由南征北的大業,因而先後支持過李密跟寇仲逐鹿中原。

主要劇情

宋缺是世居嶺南的宋姓家族成員,在年輕時就被家族寄予厚望。
有兩個弟弟宋智、宋魯,皆是「宋閥」中的核心角色。
與「天下三大武學宗師」齊名,年紀比其輕但功力是有過之而無不及,除了是個受人景仰的武功高手外,亦是名連寇仲、李世民也深爲忌憚的軍事戰略家。
宋缺乃是中原武林百年難遇的奇才,乃「散人」寧道奇那般級數的高手,自擊敗「霸刀」嶽山名震天下後,從未嘗過敗績,即使「魔門」高手輩出,仍要乖乖避開他勢力範圍所在的嶺南一帶,免得觸怒這被譽爲「天下第一用刀高手」的超卓人物。
宋缺是上代武林最著名的美男子,一向孤高自賞,目中無人,但從不妄殺無辜,外冷內熱,曾經與「慈航靜齋」齋主梵清惠相戀,但未能結合。
他對「魔門」有極大的震懾力,連「陰後」祝玉妍、「邪王」石之軒之輩也不致輕易惹他,如非他人緣不佳,聲名當不會在「散人」寧道奇之下。
宋缺自出道以來,從未嘗過敗績,只看近二十年內已沒有人敢向他挑戰,當知他在江湖上的份量。
曾在20多歲便擊敗當時的刀道第一高手。
霸刀嶽山,小說《大唐雙龍傳》裏邪道前輩高人,宋缺之前的天下第一用刀高手,外號:霸刀。
宋缺曾與「慈航靜齋」齋主梵清惠有段美好的戀情,但因爲雙方身份問題未能結合,據傳宋缺一直到中年才娶醜女爲妻,一說是讓自己專至於武道上,而不至於沉浸在閨房之樂。
與妻育有一男二女,長女宋玉華,嫁好友巴蜀盟主解暉之子解文龍爲妻;二子宋師道,是雙龍的好友,獨鍾於傅君婥,後鍾情於商秀珣;幼女宋玉致,嫁寇仲爲妻。
TVB版電視劇《大唐雙龍傳》中宋缺由演員羅樂林扮演

角色能力

宋缺的武功與「天下三大宗師」相若。
在年輕時即打敗當時名震天下的「霸刀」嶽山,取代了嶽山的「天下第一刀」之名,號「天刀」。
「天刀」宋缺因此即使暗中擴張的「陰癸派」,也得避開宋缺的勢力範圍,不敢招惹這位「天下第一刀手」。
宋缺之刀道境界講求「舍刀之外,再無他物」、「得刀後然忘刀」的不我禪心,因此激發寇仲創出「井中八法」。
宋缺也自創出「天刀八訣」、「身意心法」等武學絕技。
「慈航靜齋」爲阻止宋缺寇仲得天下,特地請出中原第一人「散人」寧道奇與宋缺決鬥,宋缺訂下九刀之約,若不能在九刀內擊敗寧道奇,依照約定退出爭天下的戰爭中,最後宋缺原本能以「天刀」斬殺寧道奇,只因顧全梵清惠對他之愛而手下留情,並未砍下第九刀,兩大武學宗師並未真正分出高下。
宋缺在自家設有「磨刀堂」,是宋缺平時練功的地方。
◆「天刀八訣」:宋缺就「水仙刀」輕柔靈巧的特性所創的八訣刀法,每訣十刀,共八十刀。
施展時有若天仙乘風,霞霧雲影,意態萬千,精妙絕倫。
◆「天刀刀法」:宋缺在無數戰鬥中千錘百鍊出來的實戰刀法,被譽爲「天下不敗之刀」。
用志不分,乃凝於神,神凝始可意到,意到手隨,纔可言法,再從有法入無法之境,始懂用刀。
神是心神,意是身意,每出一刀,全身隨之,神意合一。
其刀法注重過往所有刻苦鍛練和實戰經驗的總成果的「身意」 ,以及得刀忘刀、人刀合一的刀意,大巧若拙,「有法是地界的層次,無法是天地的層次,有法中暗含無法,無法中暗含有法,是天地人渾合爲一的最高層次,只有人才可把天地貫通相連,臻至無法而有法,有法而無法。
」且刀刀之間可回氣保持氣力永不衰竭。
其刀法時而如龍飛九天,時而如蛇潛地深,無譽無毀、不滯於物。
而其刀法的最高的境界就是「舍刀之外,再無他物」,堪稱刀道之極致。

軍事介紹

早年登上閥主之位,整頓嶺南,平定夷亂,聯結南僚諸雄,時隋帝楊堅掃蕩南方,以十萬大軍欲徵嶺南,宋缺率一萬精兵對陣,雙方決戰於蒼梧,宋缺十戰十勝,楊堅遂採懷柔政策封宋缺爲鎮南公,宋缺雖然接受封號但從未上朝,楊堅一生以未能收服嶺南爲憾。
天問九刀宋缺在軍事上可說是個全方位的戰略家,瓦崗軍首席軍師沈落雁曾評道:「若說寇仲是天生的卓越統帥,宋缺就是博通古今衰變、中土最高瞻遠矚的軍事戰略大家」,足見宋缺的高評價。
宋缺深諳兵法,擅於分析天下局勢,精於作戰上全方位的佈局,而且由於宋姓軍閥在嶺南擁有相當高的地位,宋缺在嶺南子民的心目中就如同神一般,一旦讓宋缺徵召士兵並且加以訓練,假以時日必成爲另一支對天下舉足輕重的精兵。
早在南北朝時期就已統治嶺南,隋朝統一後,楊堅曾派大軍征服,但無功而返,所以採用招安政策,封宋缺爲譙國公,然宋缺始終未曾上朝謁見。
隋朝未年,四大門閥及各地起義軍相繼獨立,四大門閥中只有宋閥由於遠離中原加上宋缺一向不喜歡參與門閥鬥爭,所以能夠置身事外。
至於經濟方面,由於宋缺是個商人,所以能夠自給自足。
外交方面由於其餘三大門閥都有胡人血統而宋缺一向討厭胡人,所以關係都不是太好;在巴蜀方面,解暉由於敬佩天刀宋缺威名,所以採取親宋政策而且解暉亦沒有胡人血統,所以宋缺把長女宋玉華嫁給解暉之子解文龍加強關係,而後因寇仲與宋缺見面後,深得宋缺喜愛,轉而支持其統一中原。
又因寇仲在徐子陵以全國百姓福祉的勸說之下改爲支持李世民,其後宋缺亦在見過李世民之後決定放下成見支持李世民。
解暉在既不失信於師妃媗也不得罪宋閥下采取中立政策。
宋閥極可能是由《邊荒傳說》中的宋悲風所創立。

其它介紹

宋缺一角揉合了南陳宋康郡公馮寶(古時娶外族女子爲妻,史書多寫成「聘醜女爲妻」)和其夫人隋譙國夫人冼夫人(南越族)及其孫唐越國公馮盎事蹟。
宋缺南北朝(南陳未亡)時經歷參考冼夫人,隋唐時經歷參考馮盎。
宋閥指的應是長樂馮氏,在嶺南於南朝宋時,由高州剌史馮業所開一脈。
書中宋閥撃敗林士弘、全據嶺南二十州等,又或財富和影響力和嶺南馮氏相約。
另外,其部下俚、獠(南越族分支)諸將中的陳佛智及王仲宣俱爲同時人,於叛亂隋朝時被馮盎鎮壓後斬殺。

人物介紹

家庭成員:二弟宋智,族弟宋魯,長女宋玉華,女婿解文龍,幼女宋玉致,女婿寇仲,次子宋師道,兒媳商秀珣,孫子宋名文,曾孫女商月令。
閒話黃易之宋缺水底有明月,水上明月浮;水流月不去,月去水還流只是人不可十全的,不知道宋缺的上一輩是如何給他起的這個名字,似乎註定要在生命中缺少一些東西。
繁華名利,面容才情,對於這位嶺南之主而言已經是如同過眼的雲煙一般簡單而不切合實際,他所着眼的,所看重的,是一種意識,一種觀點的認同和實現,也就是因爲如此,才促成他和梵清惠的離合。
可以說,在宋缺的生命中,值得他珍惜的,不過就那麼兩個女子,碧秀心,青璇的母親,雖然從來沒有過兩個人之間的描寫,但只看在碧秀心死後,宋缺隻身追殺石之軒,追殺不成又在嶺南靜等石之軒數十年一事上便可看出她在宋缺生命中的位置。
而另一個,便該是這個梵清惠,靜齋的主人,一個堅信民族大融合,堅信天下的統一是由北而南的清修之人,爲了這個清修之人,爲了這個難以融合的觀點,宋缺,便走上了極於刀,極於道,極於唸的路。
在這條道路上,宋閥主充當着一個近乎天人的角色,讓人敬佩的不單單是他對於武學的造詣,更多是對於整個局勢的把握和控制,而這個局勢的開始,則是由寇仲的崛起,可是說,宋缺的真正現身就是在寇仲赴嶺南一行中,之前雖或有點墨,卻是稍閒朦朧曖昧。
可以說,這是很精彩的一段描寫,漫漫二十餘卷,終見天刀,英俊而無暇、濃重而生輝、神采而飛揚、沉靜而憂鬱,淡然自若間論談天下之蒼生,後在磨刀堂對決間示天刀之威。
“天有天理,物有物性。
理法非是不存在,只是當你能把理法駕馭時,就像解牛的庖丁,牛非是不在,只是他已晉入目無全牛的境界。
得牛後忘牛,得法後忘法。
所以用刀最重刀意。
但若有意,只落於有跡;若是無意,則爲散失。
最緊要是在有意無意之間,這意境你明白就是明白,不明白就是不明白。
”天刀之訣,盡於此乎。
然最精彩的一筆莫過於在寇仲力有不支時宋缺的發兵,此舉在我看來絕對是精彩大氣的一筆,片刻間便扭轉了局勢,而之前所有發生的一切,不過是宋缺棋盤上的一步棋子罷了。
“誰說南兵一定要在春暖花開纔可北上”是明修棧道,暗度沉倉還是惑敵之計暫且不論,只說此舉一出,足見其謀劃的高明,嶺南閥主之威立竿見影。
很多人以爲最精彩的是與寧道奇一戰,此戰固然精彩,卻被一種莫名的哀傷所掩蓋,此戰終成宋缺之名,也終傷宋缺之心。
可以說,梵清惠是此戰的始作俑者,儘管可以爲此戰冠上民族大義等很多的解釋,但終究脫不了一點低微的概念,只她未曾想到宋天刀一點不比寧道奇要弱,九刀之約,只能讓她用罪過罪過來掩飾內心的震撼和些許的慚愧。
九刀之約,只用八刀,最後一刀或許宋缺不是要用在寧道奇的身上,而是在梵清惠的心裏吧!在宋缺的眼睛裏,此戰固是一種關乎生死,但又何嘗不是對幾十年前感情以另一種方式的了結。
由“舍刀之外,再無一物”到“得刀而忘刀”,或許這樣的結果連梵清惠也想不到,依稀還記得那樣的一段話“暮鼓晨鐘驚醒世間名利客,經聲佛號喚回苦海夢迷人。
有意思有意思,不過既身陷苦海,方外人還不是局內人,誰能倖免?故衆生皆苦”。
此戰對天刀的影響,可見一斑呀。
不是不能拒絕,不是不能躲避,只是躲避了一時的因,躲避不了一世的果呀。
在他退出了中原的逐鹿時,是否早已經預料到局勢的結果呢?對於曾經的遺憾,可以用刀道的追求和摸索來填補。
對於漢統的大興理想呢?自己沒有實現,寇仲終於也沒能實現。

小說之言

軍事征伐

宋缺在軍事上可說是個全方位的戰略家,瓦崗軍首席軍師沈落雁曾評道:「若說寇仲是天生的卓越統帥,宋缺就是博通古今衰變、中土最高瞻遠矚的軍事戰略大家」,足見宋缺的高評價。
嶺南宋家一直秉持著恢復漢統的精神,因此當天生將才寇仲找上宋缺後,兩人一拍即合,宋閥與少帥軍結盟,並且提供各種財資物品上的補給。
當李唐準備進攻洛陽,也就是宋缺出山之時,但包括李世民、寇仲等人,都認爲宋缺要等到春暖花開才能北上支援,而寇仲勢必得陷入苦戰 (即洛陽攻防戰。
少帥軍即使兵精糧廣,仍屬於新興國家,西方唯一的屏障是爲洛陽王世充,也因此不論寇仲多不喜王世充爲人,仍需倚賴洛陽抵禦李世民的進攻)。
洛陽陷落後,寇仲一路南撤,兵力死傷慘重,南撤到天城峽準備進行最後一擊時,宋缺竟然及時率領宋家軍趕到!因宋缺不是等到春天才北上支援,而是以嶺南偏僻、消息不能即刻北傳的因素,利用之間的時間差距北上,在冬季結冰期前與少帥軍會合,此舉再次證明了宋缺的高明之處。

天刀非道

何謂“天刀”?那就是能夠讓人體驗到天道對於一個武者的真正影響。
這一刀雖然還沒有出,可是給人的感覺就已經如同天道對一個人的審判般的讓人無力阻擋。
此時宋缺不再是一個人,而變成一種天道的代言人,是終極的裁決。
比武結束,寇仲雖然活着。
事實也果然如此。
到“天刀”和散人對決時,第9刀已經有了5成把握將被譽爲中原第一人的寧道奇解決。
天刀到底爲何物?代表的真是天道嗎?這是什麼樣的刀?他雖不是所謂的宗師之一,但他的境界絕對堪比甚至超越幾位宗師!天刀?道也?道可道,非常道。
天刀非道。
宋缺不缺?其實宋缺這個人缺的東西還是有的。
他缺少一個真正的紅顏知己,梵清惠勉強算是半個。
他缺少一個統一天下的機會,論當時的時勢,楊堅遠較他來得優勝。
愛情和事業,天刀都有資格得到。
不過他都捨棄了,他最終選擇的是對刀道無限的追求!所以這個宋缺的名字起的好。
然而他也不缺。
因爲紅顏知己的離去,使宋缺可以安心治理嶺南,訓練士卒,探求刀道之極致。
有如此知己,宋缺不缺了。
因爲喪失了統一天下的機會,上天並沒有遺忘他。
因爲他的存在,嶺南一直很安定。
華夏雖然戰亂翻覆,可嶺南卻一直虎踞南方。
連楊堅在位時也不敢輕去染指。
“隋文之治”又未嘗沒有宋缺的功勞?做爲一個沒有得到天下的人,他卻擁有着比文帝楊堅更超然的地位。
四大門閥中,宋缺比起宇文,獨孤,李淵給人的魄力更高些,也更名副其實點。
這種地位一直維持到李唐已擁有黃河以北地區,四大門閥已經名存實亡。
剩下的只有宋缺和李淵。
此時的宋缺已經明白,上天並沒有遺棄他。
於是嶺南軍精銳傾巢出動,很難想象從文帝時便一直操練尚武的嶺南軍憋了三十多年,一朝而出的威勢。
遙想宋缺出現時的霸氣,紅色頭巾,紅色鎧甲,一把天刀縛於腰間。
如戰神下凡又如久飢無食的老虎下山般。
不怪呼李世民儘管有十萬大軍在後,天策兵將仍大驚掉頭便撤。
也許按李世民的想法:位於天人合一的武者宋缺並不可怕。
可怕的是這個人物現在已經穿着戰甲出現在他的面前。
他已經不再是個武者,而是博通古今,智深若海的超一流戰略家,軍事家——宋缺。
那個冷觀風雲三十年,而今一朝出現的宋缺!宋缺身後的五百嶺南騎兵並不可怕。
可怕的是五百騎兵和那後邊緊跟而來的兩萬嶺南將士的戰意。
等了三十年之久的戰意,已經化成一種信仰。
他們就好象一羣野獸,在荒蕪人煙的地獄陡然出現在人間。
三十年的渴望,在生死邊緣的考驗足以橫掃數量多於他五倍的李唐精銳。
能讓中國封建史上最偉大的帝王之一李世民一見就跑的宋缺,得不得天下還重要嗎?宋缺缺嗎?宋缺不缺。
友情链接: 格林網71網簡歐網懷念網神馬網

神馬網社会科学娱乐文化

Copyright © 2013-2022 神馬網 版權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