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神馬網 > 科学 > 樂厚-《笑傲江湖》中的反面人物

樂厚-《笑傲江湖》中的反面人物

時間:2022-04-28 08:57瀏覽次數:146
樂厚,嵩山派掌門人左冷禪師弟,外號“大陰陽手”,擅長掌法,雙掌掌力不同一陰一陽,威力極大。
曾被令狐沖用獨孤九劍打敗。

人物介紹

樂厚是嵩山派掌門左冷禪的師弟,外號大陰陽手,在於正派人物捉拿向問天時被趕來援助向問天的令狐沖擊敗,後曾奉左冷禪之命持五嶽令旗阻止令狐沖接任恆山掌門,被任盈盈和藍鳳凰戲弄。

人物評價

樂厚爲人自負,在涼亭本已偷襲令狐沖的手,但自覺勝之不武,又放開令狐沖,重新進行比試後被令狐沖刺穿雙掌,但令狐沖感他掌底留情,未傷其性命卻又遭其偷襲被打飛出去。
樂厚一心想幫助其師兄左冷禪實現統一五嶽劍派的野心,曾上恆山阻止令狐沖接任恆山掌門,卻被任盈盈和藍鳳凰戲弄。
屬《笑傲江湖》中的反面人物。

原文相關

初次登場

忽聽得身後有人喝道:“小子,你還要不要性命?”這聲音雖然不響,但相距極近,離他耳朵似不過一兩尺。
令狐沖一驚回頭,已和一人面對面而立,兩人鼻子幾乎相觸,急待閃避,那人雙掌已按住他胸口,冷冷的道:“我內力一吐,教你肋骨盡斷。
”令狐沖心知他所說不虛,站定了不敢再動,連一顆心似也停止了跳動。
那人雙目凝視着令狐沖,只因相距太近,令狐沖反而無法見到他的容貌,但見他雙目神光炯炯,凜然生威,心道:“原來我死在此人手下。
”想起生死大事終於有個了斷,心下反而舒泰。
那人初見令狐沖眼色中大有驚懼之意,但片刻之間,便現出一般滿不在乎的神情,如此臨死不懼,縱是武林中的前輩高人亦所難能,不由得起了欽佩之心,哈哈一笑,說道:“我偷襲得手,制你要穴,雖然殺了你,諒你死得不服!”雙掌一撤,退了三步。
令狐沖這纔看清,這人矮矮胖胖,麪皮黃腫,約莫五十來歲年紀,兩隻手掌肥肥的又小又厚,一掌高,一掌低,擺着“嵩陽手”的架式。
令狐沖微笑道:“這位嵩山派前輩,不知尊姓大名?多謝掌下留情。
”那人道:“我是孝感樂厚。
”他頓了一頓,又道:“你劍法的確甚高,臨敵經驗卻太也不足。
”令狐沖道:“慚愧。
‘大陰陽手’樂師伯,好快的身手。
”樂厚道:“師伯二字,可不敢當!”接着左掌一提,右掌一招便即劈出。
他這人形相醜陋,但一掌出手,登時全身猶如淵停嶽峙,氣度凝重,說不出的好看。
令狐沖見他周身竟無一處破綻,喝彩道:“好掌法!”長劍斜挑,因見樂厚掌法身形中全無破綻,這一劍便守中帶攻,九分虛,一分實。
樂厚見令狐沖長劍斜挑,自己雙掌不論拍向他哪一個部位,掌心都會自行送到他劍尖之上,雙掌只拍出尺許,立即收掌躍開,叫道:“好劍法!”令狐沖道:“晚輩無禮!”樂厚喝道:“小心了!”雙掌凌空推出,一股猛烈的掌風逼體而至。
令狐沖暗叫:“不好!”此時樂厚和他相距甚遠,雙掌發力遙擊,令狐沖無法以長劍擋架,剛要閃避,只覺一股寒氣襲上身來,登時機伶伶打了個冷戰。
樂厚雙掌掌力不同,一陰一陽,陽掌先出,陰力卻先行着體。
令狐沖只一呆,一股炙熱的掌風跟着撲到,擊得他幾乎窒息,身子晃了幾晃。
陰陽雙掌掌力着體,本來更無幸理,但令狐沖內力雖失,體內真氣卻充沛欲溢,既有桃谷六仙的真氣,又有不戒和尚的真氣,在少林寺中養傷,又得了方生大師的真氣,每一股都是渾厚之極。
這一陰一陽兩股掌力打在身上,他體內真氣自然而然生出相應之力,護住心脈內臟,不受損傷。
但霎時間全身劇震,說不出的難受,生怕樂厚再以掌力擊來,當即提劍衝出涼亭,挺劍疾刺而出。
樂厚雙掌得手,只道對方縱不立斃當場,也必重傷倒地,哪知他竟是安然無恙,跟着又見劍光點點,指向自己掌心,驚異之下,雙掌交錯,一拍令狐沖面門,一拍他的小腹。
掌力甫吐,突然間一陣劇痛連心,只見自己兩隻手掌疊在一起,都已穿在對方長劍之上,不知是他用劍連刺自己雙掌,還是自己將掌擊到他的劍尖之上,但見左掌在前,右掌在後,劍尖從左掌的手背透入五寸有餘。
令狐沖倘若順勢挺劍,立時便刺入了他胸膛,但念着他先前掌底留情之德,劍穿雙掌後便即凝劍不動。
樂厚大叫一聲,雙掌回縮,拔離劍鋒,倒躍而出。
令狐沖心下歉然,叫道:“得罪了!”他所使這一招是“獨孤九劍”中“破掌式”的絕招之一,自從風清揚歸隱,從未一現於江湖。
猛聽得砰蓬、喀喇之聲大作,令狐沖回過頭來,但見七八條漢子正在圍攻向問天,其中兩人掌力凌厲,將那涼亭打得柱斷樑折,頂上椽子瓦片紛紛墮下。
各人鬥得興發,瓦片落在頭頂,都是置之不理。
他便這麼望得一眼,樂厚倏地欺近身來,遠遠發出一掌,掌力擊在令狐沖胸口,打得他身子飛了出去,長劍跟着脫手。
他背心未曾着地,已有七八人追將過來,齊舉兵刃,往他身上砸落。
令狐沖笑道:“撿現成便宜嗎?”忽覺腰間一緊,一根鐵鏈飛過來捲住了他身子,便如騰雲駕霧般給人拖着凌空而行。
救了令狐沖性命的正是那魔教高手向問天。
他受魔教和正教雙方圍攻追擊,勢窮力竭之時,突然有這樣一個天不怕、地不怕的少年出來打抱不平,自是大生知己之感。
他一見令狐沖退敵的手段,便知這少年劍法極高,內力卻是極差,當此強敵環攻,兇險殊甚,是以一面和敵人周旋,卻時時留心令狐沖的戰況,眼見他被擊飛出,當即飛出鐵鏈,捲了他狂奔。
向問天這一展開輕功,當真是疾逾奔馬,瞬息之間便已在數十丈外。
後面數十人飛步趕來,只聽得數十人大聲呼叫:“向問天逃了,向問天逃了!”向問天大怒,突然回身,向前衝了幾步。
追趕之人都大吃一驚,急忙停步。
一些下盤功夫較浮,奔得勢急,收足不住,直衝過來。
向問天飛起左足,將他踢得向人叢中摔了過去,當即轉身又奔。
衆人又隨後追來,但這時誰也不敢發力狂追,和他相距越來越遠。

恆山遭戲

呼喝聲中,五個人飛奔而至,後面跟着數十人。
當先五人各執一面錦旗,正是五嶽劍派的盟旗。
五人奔至人羣外數丈處站定,居中那人矮矮胖胖,麪皮黃腫,五十來歲年紀。
令狐沖認得此人姓樂名厚,外號“大陰陽手”,是嵩山派的一名好手,當日在河南荒郊曾和他交過手,長劍透他雙掌而過,是結下了極深樑子的。
但他爲人倒也光明磊落,那日偷襲得手而制住了自己,卻並不乘機便下殺手,重行躍開再鬥,自己很承他的情,當下抱拳說道:“樂前輩,您好。
”樂厚將手中錦旗一展,說道:“恆山派是五嶽劍派之一,須遵左盟主號令。
”令狐沖道:“令狐沖接掌恆山門戶後,是否還加盟五嶽劍派,可得好好商議商議。
”這時其餘數十人都已上峯,卻是嵩山、華山、衡山、泰山四派的弟子。
華山派那八人均是令狐沖當年的師弟,林平之卻不在其內。
這數十人分成四列,手按劍柄,默不作聲。
樂厚大聲道:“恆山一派,向由出家的女尼執掌門戶。
令狐沖身爲男子,豈可壞了恆山派數百年來的規矩?”令狐沖道:“規矩是人所創,也可由人所改,這是本派之事,與旁人並不相干。
”羣豪之中已有人向樂厚叫罵起來:“他恆山派的事,要你嵩山派來多管甚麼鳥閒事?”“你奶奶的,快給我滾罷!”“甚麼五嶽盟主?狗屁盟主,好不要臉。
”樂厚向令狐沖道:“這些口出污言之人,在這裏幹甚麼來着?”令狐沖道:“這些兄臺都是在下的朋友,是上峯來觀禮的。
”樂厚道:“這就是了。
恆山派五大戒律,第五條是甚麼?”令狐沖心道:“你存心跟我過不去,我便來跟你強辯。
”說道:“恆山五大戒律,第五戒是不得結交奸邪。
像樂兄這樣的人,令狐沖是決計不會和你結交的。
”羣豪一聽,登時轟笑起來,都道:“奸邪之徒,快快滾罷!”樂厚以及嵩山、華山等各派弟子見了這等聲勢,均想敵衆我寡,對方倘若翻臉動手,那可糟糕。
樂厚更想:“左師哥這次可失算了。
他料想見性峯上冷冷清清,只不過一些恆山派的尼姑、姑娘,我們四派數十名好手,儘可製得住。
令狐沖劍術雖精,我們乘他手中無劍之時,師兄弟五人突以拳腳夾攻,必可取他性命。
哪知道賀客竟這麼多,連少林、武當的二大掌門也到了。
”當下轉身向方證和沖虛說道:“兩位掌門是當今武林中的泰山北斗,人所共仰,今日須請兩位說句公道話。
令狐沖招攬了這許多妖魔鬼怪來到恆山,是不是壞了恆山派不得結交奸邪這一條門規?恆山派這樣一個歷時已久、享譽甚隆的名門正派,在令狐沖手中轉眼便鬧得萬劫不復,兩位是否坐視不理?”方證咳嗽一聲,說道:“這個……這個……唔……”心想此人的話倒也有理,這裏果然大多數是旁門左道之士,可是難道要令狐沖將他們都逐下山去不成?忽聽得山道上傳來一個女子清脆的叫聲:“日月神教任大小姐到!”令狐沖驚喜交集,情不自禁的衝口而出:“盈盈來了!”急步奔到崖邊,只見兩名大漢擡着一乘青呢小轎,快步上峯。
小轎之後跟着四名青衣女婢。
左道羣豪聽得盈盈到來,紛紛衝下山道去迎接,歡聲雷動,擁着小轎,來到峯頂。
小轎停下,轎帷掀開,走出一個身穿淡綠衣衫的豔美少女,正是盈盈。
羣豪大聲歡呼:“聖姑!聖姑!”一齊躬身行禮。
瞧這些人的神情,對盈盈又是敬畏,又是感佩,歡喜之情出自心底。
令狐沖走上幾步,微笑道:“盈盈,你也來啦!”盈盈微笑道:“今日是你大喜的日子,我怎能不來?”眼光四下一掃,走上幾步,向方證與沖虛二人斂衽爲禮,說道:“方丈大師,掌門道長,小女子有禮。
”方證和沖虛一齊還禮,心下都想:“你和令狐沖再好,今日卻也不該前來,這可叫令狐沖更加爲難了。
”樂厚大聲道:“這個姑娘,是魔教中的要緊人物。
令狐沖,你說是也不是?”令狐沖道:“是又怎樣?”樂厚道:“恆山派五大戒律,規定不得結交奸邪。
你若不與這些奸邪人物一刀兩斷,便做不得恆山派掌門。
”令狐沖道:“做不得便做不得,那又有甚麼打緊?”盈盈向他瞧了一眼,目光中深情無限,心想:“你爲了我,甚麼都不在乎了。
”問道:“請問令狐掌門,這位朋友是甚麼來頭?憑甚麼來過問恆山派之事?”令狐沖道:“他自稱是嵩山派左掌門派來的,手中拿的,便是左掌門的令旗。
別說這是左掌門的一面小小令旗,就是左掌門自己親至,又怎能管得了我恆山派的事。
”盈盈點頭道:“不錯。
”想起那日少林寺比武,左冷禪千方百計的爲難,寒冰真氣又使爹爹身受重傷,險些性命不保,不由得惱怒,說道:“誰說這是五嶽劍派的盟旗?他是來騙人的……”一言未畢,身子微晃,左手中已多了柄寒光閃閃的短劍,疾向樂厚胸口刺去。
樂厚萬料不到這樣一個嬌怯怯的美貌女子說打便打,事先更沒半點朕兆,出手如電,一劍便刺了過來,拔劍招架已然不及,只得側身閃避。
他更沒料到盈盈這一招乃是虛招,身子略轉之際,右手一鬆,一面錦旗已給對方奪了過去。
盈盈身子不停,連刺五劍,連奪了五面錦旗,所使身法劍招,一模一樣,五招皆是如此。
嵩山派其餘四人都是樂厚的師兄弟,拳腳功夫着實了得,左冷禪派了來,原定是以拳腳襲擊令狐沖的,可是盈盈出手實在太快,一霎之間,給她奇兵突出,攻了個措手不及,與其說是輸招,還不如說是中了奇襲暗算。
盈盈手到旗來,轉到了令狐沖身後,大聲道:“令狐掌門,這旗果然是假的。
這哪裏是五嶽劍派的令旗,這是五仙教的五毒旗啊。
”她將手中五面錦旗張了開來,人人看得明白,五面旗上分別繡着青蛇、蜈蚣、蜘蛛、蠍子、蟾蜍五樣毒物,色彩鮮明,奕奕如生,哪裏是五嶽劍派的令旗了?樂厚等人只驚得目瞪口呆,說不出話來。
老頭子、祖千秋等羣豪卻大聲喝采。
人人均知盈盈奪到令旗之後,立即便掉了包,將五嶽令旗換了五毒旗,只是她手腳實在太快,誰也沒有看清楚她掉旗之舉。
盈盈叫道:“藍教主!”人羣中一個身穿苗家裝束的美女站了出來,笑道:“在!聖姑有何吩咐?”正是五仙教教主藍鳳凰。
盈盈問道:“你教中的五毒旗,怎麼會落入了嵩山派手中?”藍鳳凰笑道:“這幾個嵩山弟子,都是我教下女弟子的好朋友,想必是他們甜言蜜語,將我教中的五毒旗騙了去玩兒。
”盈盈道:“原來如此。
這五面旗兒,便還了你罷。
”說着將五面旗子擲將過去。
藍鳳凰笑道:“多謝。
”伸手接了。
樂厚怒極大罵:“無恥妖女,在老子面前使這掩眼的妖法,快將令旗還來。
”盈盈笑道:“你要五毒旗,不會向藍教主去討嗎?”樂厚無法可施,向方證和沖虛道:“方丈大師,沖虛道長,請你二位德高望重的前輩主持公道。
”方證道:“這個……唔……不得結交奸邪,恆山派戒律中原是有這麼一條,不過……不過……今日江湖上朋友們前來觀禮,令狐掌門也不能閉門不納,太不給人家面子……”樂厚突然指着人羣中一人,大聲道:“他……他……我認得他是採花大盜田伯光,他這麼扮成個和尚,便想瞞過我的眼去嗎?像這樣的人,也是令狐沖的朋友?”厲聲道:“田伯光,你到恆山幹甚麼來着?”田伯光道:“拜師來着。
”樂厚奇道:“拜師?”田伯光道:“正是。
”走到儀琳面前,跪下磕頭,叫道:“師父,弟子請安。
弟子痛改前非,法名叫做‘不可不戒’。
”儀琳滿臉通紅,側身避過,道:“你……你……”盈盈笑道:“田師傅有心改邪歸正,另投明師,那是再好不過。
他落髮出家,法名‘不可不戒’,更顯得其意極誠。
方證大師,有道是放下屠刀,立地成佛。
一個人只要決心改過遷善,佛門廣大,便會給他一條自新之路,是不是?”方證喜道:“正是!不可不戒投入恆山派,從此嚴守門規,那是武林之福。
”盈盈大聲道:“衆位聽了,咱們今日到來,都是來投恆山派的。
只要令狐掌門肯收留,咱們便都是恆山弟子了。
恆山弟子,怎麼算是妖邪?”令狐沖恍然大悟:“原來盈盈早料到我身爲衆女弟子的掌門,十分尷尬,倘若派中有許多男弟子,那便無人恥笑了。
因此特地叫這一大羣人來投入恆山派。
”當即朗聲問道:“儀和師姊,本派可有不許收男弟子這條門規麼?”儀和道:“不許收男弟子的門規倒沒有,不過……不過……”她腦子一時轉不過來,總覺派中突然多了這許多男弟子出來,實是大大不妥。
令狐沖道:“衆位要投入恆山派,那是再好不過。
但也不必拜師。
恆山派另設一個……唔……一個‘恆山別院’,安置各位,那邊通元谷,便是一個極好去處。
”那通元谷在見性峯之側,相傳唐時仙人張果老曾在此煉丹。
恆山大石上有蹄印數處,歷代相傳爲張果老所騎驢子踏出。
如此堅強的花崗石上,居然有驢蹄之痕深印,若不是仙人遺蹟,何以生成?唐玄宗封張果老爲“通元先生”,通元谷之名,便由此而來。
通元谷和見性峯上主庵相距雖然不遠,但由谷至峯,山道絕險。
令狐沖將這批江湖豪客安置在通元谷中,令他們男女隔絕,以免多生是非。
方證連連點頭,說道:“如此甚好,這些朋友們歸入了恆山派,受恆山派門規約束,真是武林中一件大大的美事。
”樂厚見方證大師也如此說,對方又人多勢衆,今日已無法阻止令狐沖出任恆山派掌門,只得傳達左冷禪的第二道命令,咳嗽一聲,朗聲說道:“五嶽劍派左盟主有令:三月十五清晨,五嶽劍派各派師長弟子齊集嵩山,推舉五嶽派掌門人,務須依時到達,不得有誤。
”令狐沖問道:“五嶽劍派併爲一派,是誰的主意?”樂厚道:“嵩山、泰山、華山、衡山四派,均已一致同意。
你恆山派倘若獨持異議,便是公然跟四派過不去,只有自討苦吃了。
”轉身向泰山派等人問道:“你們說是不是?”站在他身後的數十人齊聲道:“正是!”樂厚一陣冷笑,轉身便走。
走出幾步,不禁回頭向盈盈瞧了一眼,心想:“那五面令旗,如何想法子奪回來纔好。
”藍鳳凰笑道:“樂老師,你失了旗子,回去怎麼向左掌門交代啊?不如我還了你罷!”說着右手一揮,將一面錦旗擲了過去。
樂厚眼見一面小旗勢挾勁風飛來,心想:“這是你的五毒旗,又不是五嶽令旗,我要來幹甚麼?”心念甫轉,那旗已飛向面前,截向他咽喉,當即伸手抄住。
突然一聲大叫,急忙將旗擲下,只覺掌心猶似烈火燃炙,提手一看,掌心已成淡紫之色,知道旗杆上喂有劇毒,已受了五毒教暗算,又驚又怒,氣急敗壞的罵道:“妖女……”藍鳳凰笑道:“你叫一聲“令狐掌門’,向他求情,我便給你解藥,否則你這隻手掌要整個兒爛掉。
”樂厚素知五毒教使毒的厲害,一猶豫間,但覺掌心麻木,知覺漸失,心想我畢生功力,全在兩掌,爛掉手掌變成廢人,情急之下,只得叫道:“令狐掌門,你……”藍鳳凰笑道:“求情啊。
”樂厚道:“令狐掌門,在下得罪了你,求……求你賜給解……解藥。
”令狐沖微笑道:“藍姑娘,這位樂兄不過奉左掌門之命而來,請你給他解藥罷!”藍鳳凰一笑,向身畔一名苗女揮手示意。
那苗女從懷中取出一個白紙小包,走上幾步,拋給了樂厚。
樂厚伸手接過,在羣豪轟笑聲中疾趨下峯。
其餘數十人都跟了下去。
令狐沖朗聲道:“衆位朋友,大夥兒既願在恆山別院居住,可得遵守本派的戒律。
這戒律其實也不怎麼難守,只是第五條不得結交奸邪,有些麻煩。
但自今而後,大夥兒都算是恆山派的人,恆山派弟子自然不是奸邪。
不過和派外之人交友時,卻得留神些了。
”羣豪轟然稱是。
令狐沖又道:“你們要喝酒吃肉,也無不可,可是吃葷之人,過了今日,便不能再到這見性峯來。

人物結局

小說中未明確交代樂厚的結局,根據推測樂厚應該是被五嶽劍派掌門人嶽不羣騙入思過崖上刻有五嶽劍法的石洞中後在亂局中被殺。
友情链接: 格林網71網簡歐網懷念網神馬網

神馬網社会科学娱乐文化

Copyright © 2013-2022 神馬網 版權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