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神馬網 > 文化 > 驚雪-唐代陸暢的詩作

驚雪-唐代陸暢的詩作

時間:2022-04-28 19:42瀏覽次數:156

作品賞析

陸暢善於寫景詠物,他的《驚雪》詩,語言平易曉暢,想象大膽奇特,構思新巧灑脫,通篇不着一個“雪”字,卻句句扣題詠雪。
首句“怪得北風急”怪不得一夜北風颳得又兇又猛。
“怪”字意爲出人意料,沒有想到。
“急”極言風勢迅疾。
“北風”,暗含氣溫璨降,使人自然地聯想到風聲呼嘯,不絕於耳,風急天寒,是否雪也很大?詩外意,雖不盡述,卻待人體味而得。
這是從詩人的聽覺所得落筆,此爲一“驚”。
第二句“前庭如月輝”,門前庭院一片明亮,疑是月輝瀉地。
“如月輝”暗託大雪鋪野、晶瑩皎潔,餘光反射,足見雪勢之大,積雪之厚,詩人雖未直接寫雪,但“北風急"“如月輝”六個字已顯示出這並非“密密無聲墜碧空,靠霏有韻舞微風。
”的春雪,這兩句行文跌宕有致,波瀾起伏,側面烘托的手法用得恰到好處,增強了表現力,錯以積雪爲月輝的想象,雖化用李白的“疑是地上霜”句,但不着雕鑿之痕,自然新奇,此爲二“驚”,最後兩句,大膽出奇語,聯想極傳神。
詩人聽尖利嘯叫的北風而吃驚,看前庭明亮似月華瀉地而開門細審,只見玉蕊瓊花從天而降,密密匝匝,飄飄灑灑,詩人頓發奇想:這無根之花究竟從何而至?“天人寧巧許,剪水作花飛”,天上的仙人是那麼多情手巧,他們掬起銀河水,精心地剪裁成片片玲瓏剔透的六角小花,把它們灑向人間。
“夜聽疏疏還密密,曉看整整復斜斜,風回共作婆娑舞,天巧能開頃刻花”,“剪水飛花着地幹,世間顏色比應難,謝家兒女空才思,只作因風柳絮看”(方惟保《雪》),銀河水挹之不盡,才剪得銀花無數,才使得庭院堆銀砌玉,仙人的避俗超塵,天河水的碧波澄清,暗合雪的色純質潔。
粗讀,彷彿比喻失當,水是液體,怎能剪作飛花?細想,才覺穩妥貼切,水遇冷則凝晶,雪逢暖則化水,一脈承之,詩人見銀花翦翦,庭院堆玉的白雪是那樣的纖塵不染,引起驚歎而產生奇妙的聯想,這優美的聯想,增強了小詩的藝術魅力,這是三“驚”。
詩人層層鋪敘,筆墨宛轉,繪雪花之纖柔精巧如在眼前,競使人忘卻了勁風奇寒,只留下對自然界神功妙力的驚歎,結尾二句詩,意境清麗,別有一種迷幻之美。
[3][1]

作者簡介

陸暢(約公元820年前後在世)字達夫,吳郡吳縣(今蘇州)人,生卒年均不詳,約唐憲宗元和末年前後在世。
初居蜀,嘗爲蜀道易一詩以美韋皋。
元和元年,(公元806年)登進士第。
時皋已沒,有與之不悅者,詆所進兵器皆鏤“定秦”字。
暢上言“定秦”乃匠名,由是議息。
爲皇太子僚屬。
雲安公主出降,暢爲儐相,才思敏捷,應答如流。
因吳語爲宋若華所嘲,作《嘲陸暢》一詩。
後官鳳翔少尹。
陸暢所作詩,全唐詩錄存一卷。
友情链接: 格林網71網簡歐網懷念網神馬網

神馬網社会科学娱乐文化

Copyright © 2013-2022 神馬網 版權所有